京东数科:子公司问题频出拷问内部治理 京东白条催收不当涉嫌违

时间:2021-08-31 00:0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近年来,随着消费互联网用户增速进入拐点,存量竞争加剧,关于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是与非的讨论愈发激烈。在各种观点博弈的背后,今年双十一,京东白条、保险、支付、供应链金融等旗下多元化业务齐登场,将双十一的电商平台大战,扩展成了一场互联网金融的混

  近年来,随着消费互联网用户增速进入拐点,存量竞争加剧,关于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是与非”的讨论愈发激烈。在各种观点博弈的背后,今年双十一,京东白条、保险、支付、供应链金融等旗下多元化业务齐登场,将双十一的电商平台大战,扩展成了一场互联网金融的混战,“猫狗大战”出现新格局。

  而11月3日,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蚂蚁集团”)被监管层要求暂缓上市,一时间“激起千层浪”。市场如惊弓之鸟,京东数字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数科”)将何去何从?

  2020年上半年,京东数科陷入亏损,未来业绩走向如何?此外,京东数科旗下京东白条因催收不当,已引发投诉不断,或正将其推向舆论“风口”。加之子公司问题“接踵而至”、独董在外任职59家公司,其内部治理或存缺失。而京东数科与竞争对手蚂蚁集团的“较量”中,其专利数量及重要奖项“含金量”或落伍,“猫狗大战”走向愈发扑朔迷离。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京东数科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0.7亿元、136.16亿元、182.03亿元、103.27亿元;同期,京东数科的净利润分别为-38.29亿元、1.28亿元、7.73亿元、-6.8亿元。

  经《金证研》沪深资本组计算,2018-2019年,京东数科的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50.13%、33.69%;2019年,京东数科的净利润增速为502.76%。

  可见,2019年,京东数科的营业收入增速已由50.13%下滑到33.69%。净利润方面,2017年,京东数科亏损38.29亿元,2018年实现扭亏为盈。然而,2020年上半年,京东数科再次陷入亏损,亏损金额达6.8亿元。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京东数科的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46亿元、香港来料兔报新版,32.98亿元、62.17亿元、42.8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7.05%、24.22%、34.15%、41.48%;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3.03亿元、100.19亿元、109.18亿元、54.0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0.52%、73.58%、59.98%、52.37%;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73亿元、1.47亿元、8.41亿元、5.7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81%、1.08%、4.62%、5.57%;其他项目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7亿元、1.52亿元、2.27亿元、0.5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62%、1.12%、1.25%、0.57%。

  经《金证研》沪深资本组计算,2019年,京东数科的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贡献的营业收入合计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为94.13%。即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是京东数科的两大主营业务。

  2018-2019年,京东数科的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的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113.26%、88.53%,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的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37.19%、8.97%。

  2019年,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业务营收占比近六成,营业收入增速已由2018年的37.19%,下滑至8.97%。另一方面,同期占京东数科营业收入超三成的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业务,营业收入增速则由113.26%下滑至88.53%。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京东数科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5.72亿元、-17.99亿元、72.32亿元、46.34亿元。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京东数科均无现金分红。截至2020年6月末,京东数科合并报表累计未分配利润为-47.89亿元。

  对此,京东数科表示,根据《公司章程》,其在弥补亏损和提取公积金后所余税后利润,进行分红。因此,公司在短期内或无法现金分红。

  2019年,京东数科营收增速放缓,自2018年扭亏为盈后,2020年上半年再次陷入亏损。此外,占其营收九成以上的两大主营业务,对应的营业收入增速2019年双双下滑,其业绩表现或并不“给力”。

  在合并范围内,关于各子公司的治理和管控并非易事,上市公司需要对子公司进行有效的内部治理。

  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30日,纳入京东数科合并范围的主要子公司包括网银在线(北京)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网银在线商务”)、网银在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网银在线”)、上海邦汇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邦汇保理”)、上海和丰永讯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宿迁钧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宿迁钧腾”)、宿迁云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宿迁云瀚”)、北京正东金控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东金控”)、北京同邦卓益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海益同展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益同展”)、北京京奥卓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奥卓元”)、重庆两江新区盛际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两江盛际”)、重庆京东同盈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同盈”)、上海京汇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京汇小贷”)、北京京汇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京汇小贷”)、上海嘉展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嘉展”)。另外,2020年8月,京东数科已解除了对上海嘉展的控制。

  其中,成立于2005年的网银在线商务,社保缴纳人数常年为0人,且与上百家公司共用电话。

  据招股书,网银在线商务是京东数科的全资子公司。网银在线月,主营业务为管理服务。

  据公开信息,2017-2019年,网银在线商务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网银在线日,曾使用该电话作为企业联系电线家。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网银在线商务的分公司,网银在线商务沈阳分公司,因成立后无正当理由超过六个月未开业,或者开业后自行停止连续六个月以上,被沈阳市和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吊销营业执照。

  而另一子公司,2016年3月,京东数科全资子公司网银在线被移入经营异常名录。

  据招股书,京东数科持有网银在线%。网银在线月,主营业务为第三方支付服务。2019年,网银在线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2016年3月,网银在线因当地监管无法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后于2017年5月被移出经营异常名录。

  时隔三年后,网银在线年11月,网银在线因违反《外汇管理条例》第十二条、第十四条、《支付机构跨境外汇支付业务试点指导意见》(汇发[2015]7号文印发)第八条,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被处罚款2,943.27万元。

  据银管罚[2019]7号文件,2019年2月,网银在线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被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87.48万元,罚款90.48万元,罚没总额177.96万元。

  可见,2019年,网银在线万元,而当年其两次罚没款合计达3121.23万元,即罚没款占净利润近四成。

  据招股书,京东数科持有邦汇保理股权100%。邦汇保理成立于2013年6月,主营业务为商业保理服务。

  据嘉市监案处字[2017]第7号文件,2017年12月,邦汇保理因负责的“京东白条”微信公众号广告推广运营违反《广告法》中的“妨碍社会公共秩序或者违背社会良好风尚”之规定,被处以20万元罚款。

  不仅如此,2019年,京东数科全资子公司正东金控亏损4,229.47万元。

  据招股书,京东数科持有正东金控股权100%。正东金控成立于2015年1月,主营业务为信息技术服务。2019年及2020年1-6月,正东金控的净利润分别为-4,229.47万元,-788.17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2017年8月,正东金控因无法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移入经营异常名录。2019年6月,正东金控被移出经营异常名录。

  据招股书,京东数科持有京奥卓元股权100%。京奥卓元成立于2015年9月,主营业务为资产投资业务。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京奥卓元分别于2015年12月、2017年8月,均因无法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联系,被当地监管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此后,京奥卓元分别于2016年7月、2020年4月,被移出经营异常名录。

  而观其子公司业绩方面,除了上述的正东金控,2019年,京东数科3家子公司陷入亏损。

  2019年,京东数科子公司宿迁钧腾、海益同展、北京京汇小贷的净利润分别为-70.926.14万元、-7,351.24万元、-668.76万元。

  2020年上半年,京东数科子公司宿迁钧腾、京奥卓元、两江盛际、京东同盈、上海京汇小贷的净利润分别为-18.560.28万元、-3.68万元、-5,179.74万元、-1,109.2万元、-32,64.86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宿迁钧腾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同期,宿迁云瀚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两江盛际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17人、0人;京东同盈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16人、0人。

  上述全资子公司存在的问题“接踵而至”,不仅多家子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社保缴纳人数常年为0人,甚至有的子公司还曾因支付业务等问题两次“罚单”超3,000万元,还有一家子公司曾因违反广告法而遭处罚20万元。而且,2020年上半年亏损子公司达6家,京东数科的内部治理或存缺失。

  在金融市场中,贷款逾期催收常被冠以“暴力”说法,在执行过程中容易衍生催收不当等问题。

  2020年6月,京东数科促成的消费信贷资产90天以上逾期率已由0.82%上升为1.65%。

  据招股书,京东数科的主要产品包括京东白条。2014年2月,京东数科推出信用消费产品“京东白条”。京东数科与京东商城合作,为优质个人用户提供无抵押循环赊销额度,增强用户购买力,帮助京东商城提升销量、增强用户黏性并降低经营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数科旗下京东白条频频遭投诉,投诉内容涉及暴力催收,施加恐吓威胁、散布他人隐私等手段。

  据聚投诉公开数据,截至2020年12月9日,通过聚投诉平台,搜索关键词“京东白条催收”显示投诉帖539个,搜索关键词“京东白条暴力催收”显示投诉帖445个。

  据黑猫投诉公开数据,截至2020年12月9日,通过黑猫投诉平台,搜索关键词“京东白条催收”显示418条结果,搜索关键词“京东白条暴力催收”显示104条结果。

  据聚投诉2020年5月2日发布、编号为CN2324518的投诉,投诉人寇先生称,京东白条暴力催收,用网络电话对其家人进行暴力骚扰、言语谩骂。

  据聚投诉2020年4月27日发布、编号为CN2303362的投诉,投诉人房女士称,因其京东白条逾期,虽其多次协商并申请延期还款,但京东白条委托第三方公司,对其恐吓威胁,令其觉得其家人人身安全遭到威胁,诉求是京东白条停止暴力催收。

  据黑猫投诉2020年10月8日发布、编号为的投诉,投诉人“用户7440230337”称,因开店赔钱,经济出现严重问题,其京东白条逾期,向京东白条申请分期还款,对方不同意,并委托第三方进行暴力催收,恐吓威胁,骚扰家人,威胁去孩子的幼儿园,威胁找其父母等。

  据黑猫投诉2020年9月12日发布,编号为的投诉,投诉人称,因其京东白条逾期32天,京东白条委托第三方暴力催收,曝其通讯录使得其被公司开除。京东白条给其家人打电话,并威胁人身安全,扬言“哪怕去抢,也得还”,另外,京东白条委托的第三方曾冒充公检法进行恐吓。

  据黑猫投诉2020年2月28日发布、编号为的投诉,投诉人称,因其京东白条逾期,京东白条给其通讯录群发短信、给其家里寄送催收信件,导致其与家人、朋友关系变差,严重影响生活。

  据银保监发〔2018〕10号文件,相关机构应严厉打击以故意伤害、非法拘禁、侮辱、恐吓、威胁、骚扰等非法手段催收贷款。

  据银保监办发〔2020〕86号文件,小额贷款公司应当按照法律法规和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的要求,规范债务催收程序和方式。小额贷款公司及其委托的第三方催收机构,不得以暴力或者威胁使用暴力,故意伤害他人身体,侵犯人身自由,非法占有被催收人的财产,侮辱、诽谤、骚扰等方式干扰他人正常生活,违规散布他人隐私等非法手段进行债务催收。

  显然,国家相关规定明令禁止,金融机构以恐吓、威胁、骚扰、散布他人隐私等非法手段催收。而京东数科旗下京东白条逾期催收遭到的投诉不断,其中是否存在违规的嫌疑?

  问题并未结束。京东数科的独立董事任职于59家公司的董事等重要职位,或难勤勉尽责。

  据招股书,杨小平系京东数科聘请的独立董事之一。2020年6月至今,杨小平担任京东数科的独立董事。

  据招股书,除了京东数科,独立董事杨小平还在59家公司担任董事长、董事、总经理、副董事长等重要职位。其中,杨小平担任董事长的公司有9家,担任董事的公司有41家,担任副董事长的公司有6家,担任总经理的公司有6家,担任执行董事的公司有1家。

  可以看出,京东数科独立董事杨小平在外任职59家公司,并担任董事长、董事、副董事长、总经理等重要职位,其能否确保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有效地履行独立董事的职责?不得而知。

  研发队伍的建设对提升一家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京东数科四位核心技术人员任职最长不到三年,最短仅为九个月。

  截至2020年9月10日,自2019年12月起,吴雪军担任京东数科的副总裁、数据科学家。自2019年4月起,徐叶润担任京东数科副总裁。自2017年10月起,薄列峰担任京东数科副总裁、人工智能实验室首席科学家。自2018年2月起,郑宇担任京东数科副总裁,自2020年8月起,郑宇担任京东数科的副总经理。

  经《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统计,京东数科的四位核心技术人员的任职时长,最长不超过三年,最短仅为9个月。

  除此之外,对比同行业可比公司蚂蚁集团的核心技术人员任职情况,京东数科核心技术人员或资历尚浅。

  据蚂蚁集团签署日为2020年9月21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蚂蚁集团招股书”),倪行军为蚂蚁集团的核心技术人员。倪行军在2004年12月加入支付宝,是支付宝的创始团队核心成员,支付宝历代技术架构的核心奠基人之一,也是支付宝早期版本研发者。倪行军自2004年12月至2020年6月,历任开发工程师、业务架构师、平台产品负责人、支付宝事业群行业产品技术部负责人、支付宝事业群总裁、支付宝中台事业群总裁等职务。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2020年12月8日,申请人为京东数科及其子公司海益同展的专利中,发明人统计中并未显示包括有“吴学军、徐叶润、郑宇、薄列峰”四位核心技术人员。

  据招股书,北京京东金融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金融”)系京东数科的前身。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2020年12月8日,申请人为京东金融的专利中,发明人统计中核心技术人员郑宇,作为发明人的专利共计11项。且京东金融专利的发明人中,并未见吴学军、徐叶润、薄列峰三人的“踪影”。

  与此同时,京东数科的两位核心技术人员,或并未参与京东数科的核心学术研究。

  据招股书,京东数科研发团队在核心学术期刊或会议上的论文发表情况中,在基础技术的12篇论文中,署名作者包括Liefeng Bo的有4篇;在智能城市相关的14篇论文中,署名作者均包括Yu Zheng。

  由于上市论文均系京东数科研发团队发表,“Liefeng Bo”、“Yu Zheng”分别与“薄列峰”、“郑宇”的汉字拼音英式拼写相同,所以“Liefeng Bo”、“Yu Zheng”或分别是薄列峰、郑宇。此外,京东数科研发团队论文发表的作者中未有吴学军、徐叶润的“身影”。

  也就是说,京东数科的四位核心技术人员中,任职时长最长不超过3年,最短仅为9个月。而蚂蚁集团的核心技术人员之一,系已任职十六载的创始团队核心人员。相较而言,京东数科的核心技术人员资历及贡献或显得“相形见绌”。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三位核心技术人员或并未参与京东数科的专利研发,其中两位核心技术人员或并未参与京东数科学术研究成果。由此看来,京东数科的核心技术人员,或并不“核心”。

  据招股书,京东数科的主要竞争企业包括蚂蚁集团、 Inc.、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

  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8月31日,京东数科及其子公司拥有专利或专利申请共2,230项,其中,492项已获得授权,包括已获颁专利证书的专利396项。

  据蚂蚁集团招股书,截至2020年7月31日,蚂蚁集团及其子公司在全球四十个国家或地区拥有专利或专利申请,共26,279项,其中6,382项已获得授权。蚂蚁集团及其子公司在全球范围内获专利证书的发明专利4,662项。

  可见,京东数科的专利申请量2,230项,远不及蚂蚁集团高达26,279项的专利申请量。

  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30日,京东数科的研发人员数量为4,172人,占员工总人数的比例为41.77%。

  据蚂蚁集团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30日,蚂蚁集团的研发人员数量为10,646人,占员工总人数的比例为64%。

  与此同时,京东数科获奖的颁奖单位多为协会及媒体,或不如蚂蚁集团的“官方”权威性。

  据招股书,188论坛118论坛网站,京东数科获得的重要奖项共有10项,获奖时间为2017年6月至2020年8月,颁奖机构包括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区块链应用分会等、《广告主评论》、中国电子银行网、ACM SIGSPATLAL 2019、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财富管理研究中心等、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联盟、新华网、《亚洲银行家》、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等。

  据蚂蚁集团招股书,蚂蚁集团获得共计18项国内及全球级别的奖项,获奖时间为2016年至2020年6月底,颁奖机构分别为国务院、浙江省政府、中共上海市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金融科技专业委员会、KDD、国家信息安全漏洞库、上海市政府、IDC、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经《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统计,京东数科获奖的颁奖方多为行业协会、媒体网站等,而蚂蚁集团获奖的颁奖方多为政府、行业监管部门等。

  可见,与竞争对手蚂蚁集团相比,京东数科不仅专利数量远不如蚂蚁集团,且从其重要奖项的颁奖单位来看,其研发成果“含金量”或不及蚂蚁集团。

  2020年下半年以来,京东数科与蚂蚁集团双双走上了冲击资本市场之路,是历年来“猫狗大战”下积累的“默契”,还是一场暗自较量?京东数科又能否“如愿以偿”?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京东集团将“云与AI业务”与京 乐信任命乔杨为首席风控官 曾 终止上市后 京东数科被曝裁员 京东数科注册资本增至52亿 陈 京东数科上市失败高管离职裁员
服务评价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投诉建议
版权所有:95160商旅网